Saturday, February 25, 2012

八九文件:北京科教界42人致中央领导公开信

1989年2月20日,北京科教界42人联名发表公开信,呼吁民主化改革。与之前的方励之文化界33人公开信不同的事,这封信篇幅比较长,要求比较细。但在呼吁释放思想犯时并没有要求特赦,也没有提及魏京生的名字。



北京科教界致中央领导的公开信

赵紫阳总书记、万里委员长、李先念主席、李鹏总理
并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全国政协、国务院: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以思想解放为先导,以开放、改革为基本国策的我国现代化事业已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尽管中间曾出现过一些曲折和失误,但总的发展方向还是顺应民心和世界历史潮流的,这个十年确是建国以来最好的时期。然而今天,改革在前进中遭到严重障碍:腐败成风,“官倒”猖獗,物价飞涨,人心涣散,教育、科学、文化事业面临严重危机。继承“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传统的中国知识分子,不能不为此忧心忡忡。为了使现代化事业不致夭折,我们这些长期战斗在科研、教育、文化第一线上的老年和中年知识分子,本着为国为民的社会责任感,以赤诚的爱国心,恳切地向你们提出如下建议:

(一)在坚持开放、改革的前提下,尽力使政治体制改革(即政治民主化)同经济改革同步进行。因为世界历史经验和中国现实告诉我们,政治民主化(包括法治)是经济改革和整个现代化事业的必要保证。只有实现民主化,人民才能充分发挥主动性和积极性,改革过程中所出现的难以避免的困难,全国人民会乐意共同承担,通过群策群力,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而且,在商品经济条件下,实现民主,在广大人民的监督和有效的舆论监督下,“为政清廉”才有可能实现。反之,不受人民监督的政权,就无法杜绝腐败现象。这一历史必然规律,早已为人所共知。

(二)政治民主化的首要条件,是切实保证宪法所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特别是保证公民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权利。只要人民能够畅所欲言,各种不同意见都可以公开发表,对任何领导人的批评不会受到打击报复,全国就会出现一个活跃、舒畅、和谐的局面,公民的民主意识就得以充分发扬,这是安定团结唯一可靠的保证,改革由此可以顺利前进。

(三)防止由于发表不同政治见解的言论和文字而治罪的历史悲剧重新出现,请责成有关部门释放一切因思想问题而被判刑或劳动教养的青年。不再因思想定罪,将为我国政治开创一个新纪元。

(四)对不能直接产生经济效益,但却决定国家未来命运的教育和科学事业,应予以必要支持,尽可能增加教育经费和科研(尤其是基础研究)经费在国民经济总产值中的比重,提高知识份子(包括老、中、青和已离退休的)的生活待遇,使他们不致长期陷于困境。目前已有若干五十年代的一级教授申请困难补助,最近又有七十八岁二级高级工程师因生活困难而跳楼自杀身亡。这显然不利于现代化事业,也有损国家形象。

以上建议如蒙采纳,将是国家民族之大幸,七十年前“五四”运动先驱者所倡导的民主和科学得以在中华大地上真正发扬光大,也将为建国四十周年创造喜庆的气氛。

    此致

  敬礼

钱临照、王淦昌、施雅岚、许良英、过兴光、薛禹谷、叶笃正、黄宗甄、胡世华、
朱兆祥、周明镇、许国志、蒋丽金、孙克定、汪 容、刘源张、茅于轼、胡济民、
严仁赓、张宣三、杜汝楫、于浩成、张显扬、李洪林、包遵信、刘盛际、邵燕祥、
吴祖光、王来棣、顾知微、戈 扬、刘 辽、张昭庆、梁晓光、张崇华、厚美瑛、
吴国祯、蔡诗东、曹俊喜、萧淑熙、周礼全、梁志学




Sunday, February 12, 2012

八九文件:北京文化界33人公开信

1989年2月13日,北京文化界33人联署致人大常委会及中共中央公开信,支持一个多月前方励之个人写给邓小平的公开信
八九民运后,有个别签名者声称其签名系伪造,或因不了解情况而受骗。



北京文化界致人大常委会及中共中央公开信

我们得悉方励之先生于一九八九年一月六日致邓小平主席的公开信后,深表关切。

我们认为,在建国四十周年和五四运动七十周年之际,实行大赦,特别是释放魏京生等政治犯,将会创造一个有利于改革的和谐气氛,同时也是符合当今世界日益尊重人权的普遍潮流的。

北 岛、邵燕翔、牛 汉、老 木、吴祖光、李 陀、冰 心、张 洁、宗 璞、
吴组缃、汤一介、乐黛云、黄子平、张岱年、陈平原、严文井、刘 东、冯亦代、
萧 乾、苏晓康、金观涛、李泽厚、庞 朴、朱 伟、王 焱、包遵信、田壮壮、
刘青峰、芒 克、高 皋、苏绍智、王若水、陈 军

一九八九年二月十三日


Saturday, February 4, 2012

《纽约时报》对八九民运的报道

2008年的时候,笔者在撰写《天安门对峙》的准备过程中逐日浏览了《纽约时报》档案库里1989年的新闻报道,并按照日子每天做了一点小结和介绍。这些内容目前只有英文版,存列在笔者英文版博客里,但在这里也列上作为索引。每篇小结里内含有《纽约时报》报道的链接,可以按图索骥。所有日子均为1989年,列出的是笔者小结的题目,并不一定反映《纽约时报》报道的题目或原意。





Wednesday, February 1, 2012

八九文件:方励之公开信



1989年1月6日,方励之写信给邓小平建议大赦政治犯。此信随后由在京的外国记者报道而成为轰动一时的公开信,拉开八九民运的序幕。

中央军委邓小平主席:

今年是建国的第四十年,又是五四运动的第七十年。围绕着这些日子,一定有不少纪念活动。但是,比之过去人们可能更关心未来。

为了更好地体现这些节日的精神,我诚恳地向您建议,在建国四十周年的时候实行大赦,特别是赦免所有魏京生那样的政治犯。无论对魏京生如何评论,赦免他这样一个已经服刑十年的人,总是符合人道的精神的。

今年又是法国大革命的二百周年,由它所标志的自由、平等、博爱、人权已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尊重。我再次诚恳地希望您考虑我的建议,以给未来增添新的尊重。

谨祝近祺!

方励之
一九八九年元月六日


八九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