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9, 2016

八九人物:许家屯


1989年时,许家屯已经73岁高龄,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主任六年了。他是一位老党员,曾担任江苏省省委书记。在香港的六年里,作为中央政府在香港的实际负责人,他比较开明,与香港的上层资本家保持着良好的工作、个人关系。

八九民运爆发后,许家屯与赵紫阳有直接联系,为后者输送从香港收集的民运消息。据他自己回忆,赵紫阳访问朝鲜回国后就立即打电话要求他从香港赶往北京,长谈征求他对学运的看法。此后,许家屯受赵紫阳委托一直通过杨尚昆试图斡旋与邓小平的关系,直到赵紫阳辞职下台。许家屯托人传话给赵紫阳:“公道自在人心,保持身体健康。”

八九民运后期,香港亲大陆的左派报刊包括部分新华社员工采取了支持学运的态度,参与香港的抗议活动。许家屯没有干预,实际默许。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文汇报》征得许家屯同意在头版开天窗,以“痛心疾首”四字社论表达了哀悼和抗议。其后不久,许家屯被免去职务退休。

1990年4月底,因为恐惧被清算,许家屯突然离开中国,成为六四后流亡的中共最高级干部。其后他一直居住在洛杉矶,出版回忆录,再也没能得到回国的许可。

2016年6月29日,许家屯在洛杉矶家中去世,终年100岁。


八九人物

Friday, June 24, 2016

八九一日:1990年6月25日,方励之夫妇结束避难、离京流亡

1990年6月25日,在北京美国大使馆避难一年多的方励之、李淑娴夫妇终于得到中国政府批准离境,乘坐美国政府专机前往英国,开始他们的流亡生涯。

方励之后来曾撰文回忆他们在大使馆的避难生活以及离境的谈判过程


八九一日

Friday, June 3, 2016

八九一日:1990年6月4日,北大学生漏夜游行纪念六四一周年

1990年6月4日临晨1点左右,大约两千名学生和教师在北京大学校园内举行了一场自发的游行,纪念天安门屠杀一周年。校园内气氛紧张,有些宿舍楼被反锁,阻止更多学生参与。游行学生高唱《国际歌》,没有发生冲突事件。


八九一日

八九文件:《人民日报》1989年6月4日头版



八九文件

Thursday, June 2, 2016

八九一日:1990年6月3日,香港十万人上街纪念六四周年

1990年6月3日,十万多香港居民冒雨上街游行,纪念天安门屠杀一周年。该纪念活动由香港支联会组织,李柱铭、司徒华等带领队伍伴随着灵柩和花圈从市中心游行到新华社所在地。

游行的参加人数(组织者自己估计有25万人)大大超出了组织者的预计,也是此前的元旦游行人数的十倍。

此后每年的六四纪念日,港支联均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晚会。


同一天,世界各地的大城市也举行了规模不一、以中国留学生为主的纪念游行活动。


八九一日

八九人物:李洪林

1925年出生的李洪林很早就参加了共产党革命,在1950年代开始在中共中央机关从事理论研究工作。在1980年代,他的名字便频繁出现在当时一批著名的“自由化”知识分子名单之中。他相继发表了《读书无禁区》、《科学和迷信》、《中国思想运动史》等有影响的文章和著作。

1989年2月,李洪林参加了北京科教界42人联署的公开信。胡耀邦逝世后,李洪林参加了戴晴和《世界经济导报》组织的知识分子纪念胡耀邦座谈会。

在其后的八九民运中,李洪林似乎只是同样地与其他知识分子一起行动。比较显著的是他是五月十四日戴晴、王超华带到广场劝说学生停止绝食“十二学者”之一,后来又参与联署了知识分子五一六宣言

天安门屠杀后,李洪林被捕。近一年后,他被免于刑事处分而释放

李洪林于2016年6月1日在北京病故,享年91岁。


八九人物

Wednesday, June 1, 2016

八九一日:1990年6月2日,侯德健、周舵、高新再度被捕

1990年6月2日,侯德健、周舵和高新在他们原定的北京家中记者招待会之前分别被捕,记者会被迫取消。这是他们参加在天安门广场“四君子”绝食一周年的日子。

他们被关押三星期后才在六月“敏感期”之后分别释放。


八九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