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31, 2015

八九图片:1989年6月1日,六一儿童节的天安门广场

1989年6月1日,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举行儿童节仪式。

1989年6月1日,广场上的儿童节。


八九图片

Saturday, May 30, 2015

八九图片:1989年5月31日天安门广场和郊区农民游行

1989年5月31日,来自香港的林耀强、岑建勋和柴玲、李禄和封从德(从左到右)在天安门广场。

1989年5月31日,天安门广场上来自香港捐献的帐篷行列。

1989年5月31日,北京郊区出现小规模的支持政府游行。


八九图片

Friday, May 29, 2015

八九图片: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正式揭幕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

1989年5月30日,民主女神在进行最后准备工作。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

1989年5月30日,揭幕后的民主女神。


八九图片

八九图片:1989年5月30日,工自联抗议公安局抓人

1989年5月30日,韩东方(中)和工自联成员在北京公安局门口抗议抓人。


八九图片

Thursday, May 28, 2015

八九图片:1989年5月29日,民主女神塑像运抵广场

1989年5月27日,中央美院学生在准备民主女神塑像。

1989年5月27日,中央美院学生在准备民主女神塑像。

1989年5月28日,中央美院学生在准备民主女神塑像。

1989年5月29日,学生护送塑像前往天安门广场。

1989年5月29日,学生护送塑像前往天安门广场。



Wednesday, May 27, 2015

八九图片:1989年5月28日,全球游行和柴玲录制“最后的话”

1989年5月28日,柴玲在录制“最后的话”

1989年5月28日,柴玲、金培力录像完毕后在车里。

1989年5月28日,游行队伍。

1989年5月28日,广场上学生聆听游行计划。

1989年5月28日,天安门广场。

1989年5月28日,游行队伍。

1989年5月28日,游行队伍。

1989年5月28日,游行队伍。

1989年5月28日,香港。

1989年5月28日,梅艳芳(中)等参加香港的游行。


八九图片

Tuesday, May 26, 2015

八九图片:1989年5月27日,王丹、吾尔开希等宣布联席会议决定

1989年5月27日,吾尔开希(中)在天安门广场学生大会上讲话。旁边是柴玲(左)和王丹(右)。

1989年5月27日,王丹在天安门广场学生大会上宣读《十点声明》


八九图片

八九图片:1989年5月27日香港举行“民主歌声献中华”义演

1989年5月27日,香港文艺界举行“民主歌声献中华”募捐义演。

1989年5月27日,义演现场。

1989年5月27日,成龙参加义演。

1989年5月27日,邓丽君参加义演。

1989年5月27日,侯德健等参加义演。

1989年5月27日,卢冠廷参加义演。

1989年5月27日,罗文参加义演。

1989年5月27日,梅艳芳参加义演。

八九图片

八九文件:首都各界联席会议《十点联合声明》

学生、工人、知识界和市民的十点联名声明

注:首都各界联席会议于1989年5月27日通过的十点声明。这个文件中当时就有不同的版本,尤其是第九点的撤离时间,有版本为“六月二十日人大常委会开会之后”。

(一)今次学运与发展成为全面自发性爱国民主运动,并掀起一场内部政治斗争,民主力量不会因此而受到阻拦。

(二)即使哪一位领导人上台都要顺应人民,以民主为出发点,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进程。

(三)对今后民主爱国运动的态度,可以作为领导人分水岭,肯定者得民心,否定者则不得民心。

(四)李鹏、何东昌、袁木、李锡铭採取否定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的态度是不可取的,亦不可能带领中国推动改革,李鹏在任,对曾经表态支持的工人、市民、干部和党员的安全都有危险。

(五)总书记赵紫阳对于今次运动持较肯定态度,应继续留任。

(六)任何一位倒台领导人应取决于对今次的学运的态度,不应持有对立的态度。

(七)今次运动是一场学生和全民爱国民主运动,而非党内政治斗争。

(八)无论党内斗争结果如何,必须要撤销戒严令,撤退军队,否定“四˙二六”《人民日报》社论,李鹏“五˙二〇”讲话,以及人大常委会马上召开紧急会议,提出罢免李鹏议案。

(九)在北京市宣布戒严第十天(五月三十日)将整个运动告一段落,撤离天安门广场,并且举行大规模游行和集会。

(十)将四月二十七日定为中国民主自由节。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七日  



八九文件:万里委员长书面谈话

万里委员长在沪发表书面谈话

新华社上海5月27日电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今天在上海发表书面谈话,全文如下:

由于健康原因,我提前结束了对美国的国事访问,现在上海治疗。出访期间,我一直密切注视着国内局势的发展,回国后,又从多方面进一步了解了国内的情况。

我一贯认为,广大青年学生真诚地希望促进民主,整治腐败,这种爱国热情难能可贵,党和政府给予了充分肯定。青年学生提出了社会生活和政府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迫切要求尽快解决,这同人大常委会和政府要努力实现的目标是一致的,已经并将继续对人大常委会和政府改进工作产生推动和促进作用。但是,事态的发展已经走向广大青年学生良好愿望的反面。种种情况表明,确实有极少数极少数人在搞政治阴谋,利用学潮,蓄意制造动乱,严重干扰了北京乃至全国许多地方正常的社会、生产、工作、生活和教学、科研秩序,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推翻共产党的领导,改变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严重的违反宪法的行为。对此,广大公民包括青年学生要高度警觉。我认为,对于青年学生和广大群众的爱国热情必须加以保护,对他们在学潮中的过激言行不予追究。对于煽动和制造动乱的极少数人必须予以揭露。

我坚决拥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重要决定,完全同意李鹏同志和杨尚昆同志5月19日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重要讲话。国务院根据宪法第89条赋予的权力,决定在北京部分地区实行戒严,是符合和维护宪法的,这对坚决制止动乱,迅速恢复秩序,是完全必要的。我完全支持国务院采取的这一坚定措施。我相信政府能够妥善地解决问题。我们的人民要信任自己的政府,支持政府,支持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做好维护首都正常秩序的工作。

我认为,青年学生提出的加速民主和法制建设、消除腐败、惩治官倒、克服官僚主义等问题,只能在安定团结的条件下,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逐步解决。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6月20日左右召开会议,讨论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以督促政府改进工作。要开好这次会议,必须增强民主和法制的观念,必须有一个安定和有秩序的环境,不然的话,预期的目的就难以实现。

目前,北京和一些地区的事态尚未完全平息。我殷切希望,全体有觉悟有爱国心的共和国公民团结起来,社会各界人士团结起来,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为迅速结束混乱状态,恢复正常秩序,作出应有的努力。我坚信,由邓小平同志开创和亲自指导的、并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改革开放事业,一定会更加健康地向前发展。

最后,我愿借此机会,向加拿大、美国的议会和政府,对我访问期间的友好接待,表示感谢!对在那里的华侨、华人和留学生对我的关心和热情,也一并表示谢意。


八九文件

八九文件:李先念《在全国政协主席会议上的讲话》

在全国政协主席会议上的讲话
李先念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七日

听了各位副主席的发言,我非常高兴。最近,有一些全国政协委员和其他人士联名或单独写信给我,就当前国内特别是北京的局势,提出了各种看法和建议,希望全国政协能够在维护首都和全国局势的稳定方面发挥作用。各位的来信,不论具体意见和建议如何,都对当前的混乱局面表示深深的忧虑,都希望事态能够很快平息,有的还对形势作了公正的分析,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我对这些意见和建议是十分重视的,并已如实地转达给党中央和国务院。

我和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我已经80岁了。作为一个征战半生的老战士,作为一个为创建新中国和建设新中国伟大斗争的参加者,对于无数革命先烈的生命换来的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共和国,是无限忠诚的。对于当前的混乱局势,我不能不表示关切。我愿意同大家一道,为迅速扭转这种局面共同努力。

广大青年学生提出反对“官倒”,惩治腐败,促进民主,希望社会进步、国家富强,等等,愿望是好的,他们的许多要求也是合理的。我们的工作中确实存在失误,我们的队伍中确实有腐败现象,我们的民主和法制建设确实需要加强,学生们的愿望和要求,也是我们广大共产党员、各民主党派、广大知识分子和各界人士的共同愿望和要求,同党和政府的目标是一致的。他们所表达的愿望和要求,对帮助党和政府纠正失误、清除腐败,会起一定的推动作用,这是有积极意义的,党和人民不会看不到这一点。正因为如此,党和政府才郑重宣布并且反复强调,要把广大青年学生同那些蓄意制造动乱的极少数人严格区别开来,对学生们的某些过激言行,也一概不予追究。大家应该相信,党和政府的这种态度是基于对情况的正确估计,是真诚的。广大青年学生是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拥护共产党的领导的。中国共产党除了为人民的利益而斗争以外,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我们的政府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我们应该坚信党和政府有能力、有办法也一定会采取有力措施,解决存在的各种问题。但是,现在这种任意采取罢课、游行、示威、绝食、静坐请愿的方式,我认为是不妥当的,也是不赞成的。因为这些方式于国、于民、于他们自己都不利,也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而且会被极少数人所利用,造成动乱,走向广大青年学生善良愿望的反面。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证明了这一点。

长期以来,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正确方针,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执行,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思想混乱。最近,极少数人利用广大青年学生的善良愿望,利用一些人的思想混乱,利用党和政府决策上的某些失误和我们队伍中的一些腐败现象,幕后策划,制造谣言,挑拨煽动,恣意扩大事态,企图通过动乱,达到他们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目的。他们的活动完全是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如果他们的阴谋得逞,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就会陷入深重的灾难之中。一切爱国的、有良知的公民,包括各民主党派、广大知识分子和各界人士,也包括广大青年学生,都是不愿意看到这种悲剧的,也是绝对不会容许的。李鹏同志代表党中央和国务院宣布的制止动乱、稳定局势的决策和一系列措施,杨尚昆主席的重要讲话,是完全正确的,我们应当坚决拥护。中国人民解放军为制止动乱,维护首都的社会安定,保卫首都人民包括广大青年学生的利益,执行神圣的戒严任务,是完全必要的,我们应当坚决支持。执行戒严任务的全体官兵,维护首都社会秩序的武警部队和广大公安干警,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和重要的贡献,我们对他们表示亲切的慰问和衷心的感谢。

政协在这场大是大非的政治斗争中,在团结各界人士协助党和政府制止动乱、维护安定团结的工作中,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我真诚地希望各位政协委员,能以大局为重,理解、支持党和政府所采取的措施。至于有些委员在前一个时期以至现在对某些问题有不同的看法,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交换意见,并在实践中逐步求得一致。即使认识不那么妥当,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许多人并不了解事实真相,造成目前这种复杂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我们共产党内部领导层的个别人。几十年来,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和各界爱国人士,一直是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和各界爱国人士的团结与合作,是经得起任何考验的。我完全相信,在他们了解了事实的真相后,一定会更加坚决地拥护党和政府所作出的决策。我希望各位政协委员、各民主党派的同志能够通过各自广泛的联系,帮助各界人士、广大知识分子和广大青年学生认清形势,团结各族人民群众和各方面人士,共同做好制止动乱,维护社会安定的工作。只有实现了社会稳定,才可以使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沿着正确的道路健康地向前发展。  


八九文件

Monday, May 25, 2015

八九人物:张炜

1955年出生的张炜属于他那一代中的幸运儿。1977年恢复高考后他第一批考上北京大学经济系。两年后,他成为北大学生会主席,不久便率领中国大学生代表团访问日本,开始在仕途上引人注目。

1980年北大突然掀起了学生参与区人民代表竞选的热潮,胡平、王军涛等独立候选人以大胆、叛逆的观点和热忱独领风骚。作为学生会主席的张炜不顾校党委的劝阻,出人意料地加入了选战,以其独特的“温和改革”立场争取到相当多的支持。在最后的选举中,他得票在胡平和王军涛之后名列第三,表现不俗。

1982年,张炜(左二)与同学在北京大学。

1982年张炜毕业后自己放弃留校担任团委书记的安排,被分配到天津基层工作。两年后,他成为天津开发区主任兼党委书记,进入改革的第一线,成绩很快赢得中央领导的注意。

1980年代,张炜(左)与赵紫阳(右)。
正当他雄心勃勃地在天津大干一场时,八九民运中北京爆发了。这时张炜34岁,已经是天津市经贸委主任、外事办主任和市委外经外事工委书记。他一直没有参与任何与运动有关的活动。但在北京颁发戒严令之后,他写下了一封简短的辞职信:
我抗议动用军队对付手无寸铁的和平示威群众,我不赞成李鹏的讲话,现在执行我的职务和忠于人民发生了矛盾,我只能选择后者,因此,我请求辞去我的职务。
天安门屠杀发生后,张炜来到北京与他的大学同学吴稼祥一起再度致信中央抗议。


辞职后的张炜在天津基层赋闲了几年并经历了家庭变故。1993年他获得哈佛大学研究生录取出国求学,同时为他患白血病的儿子求医。两年后,他取得哈佛硕士学位。2000年,他获得牛津大学博士学位。

2002年张炜在剑桥大学创办了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一直主持该中心工作。他仍然不被允许回国。

剑桥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炜


八九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