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7, 2012

八九文件:历史将记住这一天


历史,将记住这一天
首都各界5.17声援绝食学生大游行纪实
《人民日报》 1989年5月18日


北京,千千万万颗心悬系在天安门广场。

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近百个小时过去了,在饥渴与烈日的煎熬下,在悲愤的情绪中,绝食的学生已有一千多人晕倒。

人体绝食的警戒线是三天,超过,就可能会以生命为代价。

“救救孩子!”、“救救国家!”万万千千的人从心底发出了沉重的呼喊。

一场浩大的,有上百万人参加的声援绝食学生的游行,终于在五月十七日爆发!

首都抖动了

整个首都抖动了。

上午起,一支支游行队伍从四面八方涌向长安街。东迄建国门立交桥,西至复兴门外十里长街变成了人的潮涌,旗的海洋。

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的汽车上,挂着醒目的条幅——“陈景润关心绝食学生”,它表达出知识界的一片爱心。游行队伍中,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韩大成郑重地说:“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记入中国史册!”

游行队伍中有钢铁工人、建筑工人、电子工人、机电工人、汽车工人……他们打出的横幅上大字书写着:“工人阶级是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的坚强后盾!”

农民也来了。北京密云县的农民刘大爷告诉同行者:“我今年六十七岁了,这几天看电视,知道学生在遭罪,太可怜,我就出来了。”

佛教徒们也举着标语走进了广场,他们上前慰问学生,更望各界“慈悲为怀”。

“东北在呐喊!”——来自沈阳的大学生打着横幅出现了;“上海同北京同呼吸!”——上海的大学生代表走上了长安街。天津、河北、河南、浙江……许许多多的外地学生加入到游行队伍中。香港学联的代表携带着各校的捐款,也来到广场中心绝食同学的面前。

“救救学生,真诚对话”;“反对腐败,铲除官倒”;“癌症不除,国无宁日”……游行的人们大声发出响亮的呼喊,也公开表达出对祖国前途与命运的忧虑与希冀。

“人道”!中国革命博物馆高大建筑上飘扬着的写有这两个大字的旗帜,道出了广场上人们的心声。

人民的心愿

从早到晚,数百万人自发地涌上街头,数不清的企事业单位的游行队伍,尽管必不可免地带来某些街道的交通阻塞,但是,纵观整个游行活动,却是队伍严整,秩序井然,几乎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和事故。

下午六时三十分,东长安街,工人队伍仍然络绎不绝向天安门进发。“北京汽车制造厂”、“北京印染厂”、“北京起重机厂”、“北京内燃机总厂”、“首都钢铁公司”……工人们亮出自己的厂名,高声呼出自己的心声:“我们工人来了!”“向学生致敬!”他们是刚刚下班,来不及脱下工作服,便加入了游行声援的行列。

在崇文门北街,北京市焦化厂的工人走下班车,展开旗帜,打出标语,迅速组成了一支游行队伍。他们是从京郊三十里外的工厂下班回城的,不奔家,不吃饭,喊着口号向天安门进发了。一位工人告诉记者:“我们不能停工,停工北京就没有煤气烧了,只能下班赶来游行。”

在北京站附近的公共汽车站,十路、二十路公共汽车的调度和司乘人员说:“我们这两路车都经过天安门广场,学运一个月来,出车是受到了影响,也耽误了一些乘客赶路。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听到多少怨言,而且没有发生一次伤人和死人的交通事故。”

在大北窑四路汽车站,约有二十多人在耐心地排队等车。游行队伍中有人向他们呼喊:“对不起,耽误你们乘车了!”回答是:“不怪你们,我们理解。”一位拎黑色提兜的妇女说得更有意味:“我是为游行助威的,只不过站在了站牌下。”

母亲在流泪

面对着奄奄一息的学生,人们再也忍不住了,千千万万的人,甚至是生命垂危的癌症患者,也前往天安门广场,向绝食学生伸出了援助之手。

北京三露厂几十位聋人职工举着写有“聋哑人支持你们”的横幅,默默地、比比画画地进入了天安门广场,走到绝食学生队伍面前,他们掏出了表达自己心意的字条:“同学们:你们的运动是正义的!你们的所有要求正是我们所有聋人多少年来想要说但无法说的话,因此,我们聋人的内心里非常感谢你们,支持你们。我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们的心意,只好将我们通过劳动换来的钱送给你们,请收下我们的这点心意吧!”

整整一天,广场上不断广播着各党派、团体、机关和个人的声援信。此时,绝食指挥部的广播站正在播放解放军总医院的医护人员写来的慰问信。信中深情地说:“同学们已经五天没有进食,许多人晕倒了,我们对此万分难过,时刻都在挂念着你们。同学们,党心、军心、民心都向着你们,胜利属于你们,未来属于你们!”

中午,烈日炎炎,游行者挥汗如雨。

建国门至东单的街道,一些国营或集体餐馆、冷饮点的师傅们,以及住在临近的一些家庭主妇们,自动抬出茶桶,提出水壶,拿出冰糕、冷饮,免费供应路过的游行队伍。

一群小孩子捧着茶壶茶碗,一边义务递茶送水,一边高喊:“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你们辛苦了!”

绝食还在继续

轰轰烈烈的大游行,使正在天安门广场绝食及声援的学生感到极大欣慰。

记者问一位支撑着坐起来的北京航天航空大学绝食的罗仕剑同学:“人民大众已经行动起来了,你们是否考虑需要结束绝食,离开天安门广场?”他说:“我认为光是人民觉醒还不够,还希望党的领导能拿出行动来,和人民站到一起。我们不希望党和人民脱离,为了党和人民的团结统一,我们还要继续绝食到底!”另一位名叫金国善的同学拿着当天的《人民日报》,指着谌容的文章说:“作为一位母亲,她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我的母亲也会这么说的。但是要我们结束绝食做不到。绝食是有明确目的的,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罗仕剑还告诉记者,五月四日曾收到父母从湖南老家寄来的信,要他回家。昨天,他在绝食现场给爸爸、妈妈回了一封信,随信寄去了一张报导学生运动的报纸,说明“人民是支持我们的”。他相信父母在理解了儿子的行动之后,一定会支持他们的。

中央戏剧学院有十二名绝食学生十六日上午开始绝水。在他们一旁立着舞美系同学制作的巨幅画像,上面画着裸体的母亲在祈求“救人”。北京市急救中心的医生痛苦地告诉记者:“最危险的是他们这几个人,如果再这样拖延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凌晨二时半,中央戏剧学院舞美系的老教授慕百锁闻讯赶来看望绝水成员之一的儿子慕锋。慕百锁指着东侧第三个躺着的学生说:“那就是我的儿子。”这时,慕锋也艰难地抬起头望着白发苍苍的父亲,父子相互挥了挥手。

“我现在很激动,不能说出什么。我只告诉儿子,要听医生的话。”慕百锁对记者说:“我和老伴都不愿意孩子死去,我只有两个孩子啊!但我觉得为争取民主,献出儿子值得!”

中央美院副教授吴小昌,本来是来看望儿子的,可他决定从今天起开始绝食。他说:“我们知识分子不是穷得什么都没有了,还有胆量和勇气。我在这里感受到,一切都是这么美好和高尚!”

时至深夜,游行还在继续,绝食还在继续。

午夜,在热潮中翻滚了多日的天安门广场,飘起了细细的小雨。广场上,气温明显下降。但是,人心中的热潮是否降温了呢?一位身体虚弱的绝食学生说:“我们还在等待,但时间不多了……”

焦躁与理性同在,愤怒与期待同在,痛苦与希望同在……

五月十七日,历史,将记住这一天。


八九文件



No comments: